加比:我当然认为自己未来能够进入马竞教练组

加比:我当然认为自己未来能够进入马竞教练组
4月8日讯?在接受Goal的采访时,前马竞队长加比表示:“我当然认为自己未来会进入马竞教练组,我期待那天到来,也希望能够获得成功。”你现在人在哪里,在现在这个疫情状态下,你情况如何?“我是在卡塔尔遇到了新冠病毒疫情的,圣周我是和家人一起度过的,但是现在所有计划都没有意义了。现在必须专注在家人上。说实话,无法和家人待在一起是会感觉有点失望的。我的父母都在西班牙,他们年纪不是很大,但是确实是危险人群。然后还有我的姐姐,她是护士,她就需要处理现在的情况。你当然是会为自己的家人担心的,这很显然…当你遇到这样的问题时,最重要的就是家人。如果你能够与他们待在一起的话,那很好,但是如果是像现在这样的远距离的话,多亏了科技让我能够与他们交流。事实情况就是你会感觉受折磨,希望一切能够尽快结束。”当疫情和封城结束后,你首先会做的是什么?“虽然说听起来有点俗气,但是我会做的是拥抱,给我爱的人拥抱,给我的家人和我的朋友拥抱。之前一天我好像是听里卡迪尼奥谈论这次的情况,他的话让我思考,有时候,当我们拥有一切时,我们没能够好好待人,希望疫情过后大家都能够变得更好。”卡塔尔的隔离情况是如何的?“这边采取的措施没有西班牙那么极端,不过到处确实都是关闭的,除了超市和急需品。虽然这边确诊人数在上升,但是多多少少是控制住了。我们和所有的队友有联系,很显然也和哈维有联系。俱乐部给我们发了训练计划,但是足球现在是次要的,现在足球不是那么重要的。”球员们可以现在就立即重新比赛?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你们的状态没下降?“一次暂停是会让球员丢失足球概念的,现在的情况很难训练。即便赛事恢复了,我们也必须得进行一个迷你季前赛,我清楚的一点就是如果赛事恢复,那赢球的不会是实力最强的球队,赢球的会是心态最强硬的球队。”马竞在安菲尔德赢得胜利时你是什么感觉?看上去马竞的人当时是去屠宰场,结果是卫冕冠军倒下了…“虽然看上去是很疯狂,但是我对于那场比赛的态度比对其他比赛更加平静。我当时相信马竞,因为在这种类型的比赛中我知道马竞永远都是正面应对的,马竞从来不会害怕,事实情况也是如此。”马竞被低估了?克洛普的球队本是晋级热门,但是…“人们依然没有察觉到何为马竞。马竞已经赢得了足球世界的尊重,谁都不应该忘记这一点。现如今的马竞是能够击败任何球队的。他们再次证明了足球世界里没有任何事情是确定的,在任何冠军的争夺中,人们都得算上马竞。”给人的而感觉是西蒙尼在淘汰赛中一直都准备得很好…“西蒙尼一直都是帮助球员们在心态上做好准备,特别是在面对要受苦的情况,这方面西蒙尼是做得非常好的。主场的比赛马竞总是能够拿下,次回合的比赛永远都是生死战,也是西蒙尼一直研究并拿出出色计划的时刻。”除此之外,身穿你的14号的马科斯-略伦特成为了英雄…“对于我来说,马科斯的表现让人高兴,我认识他,而且其他人都和我说他很不错。也许他的强点不是进球,但是他那场比赛表现很好,他是绝对的英雄,他打进了两球,我为他和马竞感到高兴。”你很了解马竞,但是在安菲尔德的那场比赛里,最让你惊讶的一点是什么?“也许我最没有料到的就是他们当时展现出的自信,在他们身上看不见像赛季其他阶段里的那种疑虑。在安菲尔德,我看到了一支稳重的、坚固的、在前场找寻机会的球队。马竞成功做到的事情是一个赛季又一个赛季的去尽力竞争,这是永远不能忘记的东西。”现在你还和更衣室里的球员们以及俱乐部保持着联系吗?你依然和西蒙尼、科克等人保持着联系?“我和很多人都有聊过,和科克几乎是天天聊,我和戈丁、胡安弗兰、劳尔-加西亚…和我们曾经那支强硬的团队都有联系。然后还和马竞的工作人员有联系,我和所有人都有联系。我有表达过愿意提供帮助的想法,因为我知道现在这个经济状况可能会对他们造成影响。说真的,我和所有人都保持着联系,这是我的为人。他们在我的职业生涯里都曾提供帮助,现在我给予他们的任何帮助都是不足够的。”安蒂奇近期去世了,对于这位传奇,你有怎样的记忆?“我曾和安蒂奇一起出席多次俱乐部的活动,他是非常真诚的人,安蒂奇为马竞留下了俱乐部最成功的历史之一。”你觉得自己未来会成为马竞教练或者加入教练组吗?“我不会骗你,我当然觉得自己会进入马竞教练组。很显然我是这么认为的。考虑到我与球迷的联系,考虑到我对俱乐部的熟悉程度,考虑到我对更衣室和现任教练的熟悉程度。但是我是非常尊重所有人的,我是很尊重现在的团队的。如果说未来能够出现这样的机会,那我希望它出现,我也希望能够获得很多的成功。”最后,在马竞为你举办致敬仪式的当天,你是什么感受?“那是我职业生涯里最令人激动的时刻之一。人们为你祝福,家人、队友、帮助你成长和成熟的教练都在那里…现在慢慢地我会更加享受这样的时刻。在我的生涯末期我会继续将这个时刻记作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刻之一,就如我现在记住的一样。”